行业动态 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电商“进攻”图书业 出版人淡定以对

发布日期:2015-07-16 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:admin 浏览次数:113303
   

■核心观点

     时代新媒体出版社总编辑李旭:专业的事要专业的人来做,当当可以利用资本优势,组建队伍介入,但是这的确需要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  北京华文经典图书有限公司总编辑段洁:他们对图书出版现状的冲击,能有一个小型洗牌的功能。其强有力的网络发行后盾和数据的支持,能够把图书内容策划的起步高度提升。

     当当网助理总裁张巍:过去当当只作为渠道,和出版商的合作,版权是在人家手里的,后续开发也都在人家手里。以后可能就不一样了。假如说合作公司没有那么强的IP运营能力,当当可以帮他实现后续价值的扩大,这也是当当创投平台能提供的很重要的服务。

     京东商城图书音像业务部总经理杨海峰:图书出版是既专业又需要时间和资源积累的文化创意产业,始终需要不断地学习、合作、创新,我们无法在整个流程中独立地完成一个项目。在出版过程中,我们会不断跟出版社同仁、作者、译者、阅读推广人、文学名家、评论人等沟通学习,以确保将最优水准的出版物奉献给读者。

  观察

电商做书:意在布局产业链

□本报记者 刘蓓蓓

    电商策划图书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。国外,美国亚马逊早已为之,国内,京东去年也正式开发自有图书。近日,做图书销售起家的当当,宣布招募优秀出版人,共同完成“10个图书策划公司、100个选题工作室”的大计划,铸就图书策划领域的“我们”梦之队。这一大动作又在业界惊起波澜。

    一步步进入上游

    2011年,美国亚马逊宣布与作者直接签约出书,此举曾一度招致出版社和书店的共同抵制。业内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,现在,亚马逊仍在出书,但是他会和出版社出书类别有所区分,更多的是做市场增量部分,尽量不触及对方利益。

    因为出版体制的不同,国内亚马逊目前还尚未涉足策划图书领域。2014年,京东正式进入图书策划领域,京东商城图书音像业务部总经理杨海峰告诉记者,目前京东自有图书已推出了近百个品种,基本已售罄,部分品种还在陆续加印,例如《别以为你会开车》《美国人从殖民到民主的历程三部曲》《特洛伊三部曲》《京东平台运营攻略》等。最好的单品销售已近10万册。

    当当首席执行官李国庆本身就是以策划图书起家的。在现在互联网背景下,他率当当重返策划图书战场,这并不奇怪。毕竟,布局上游的野心已不是一天两天。其实,当当此前也有自有图书策划部门,主要是策划公版图书和经典图书。此外,就是有一些和出版社合作的图书的定制版。7月10日,就在当当退市消息传出的前一天,当当助理总裁张巍接受记者采访时阐述了他所负责的策划图书业务。这一次,当当拿出5个亿,招募优秀出版人,共同完成“10个图书策划公司、100个选题工作室”,并“立志成为中国最大的图书策划机构”。这里面,最吸引人的,是当当会给公司管理层25%的股权激励。

    只做内容孵化器

    但无论是京东还是当当,都极力宣称,自己要和出版社之间愉快地合作,而不是抢出版社的生意。

    去年,时任京东集团副总裁的石涛曾回应称“京东与出版社出版之间并不是一个互相替代的概念”,京东图书是依托大数据分析,针对消费群体的定制化出版模式,这和传统出版先有选题出版再发行的流程相反。这是京东从统计数据中看到图书规律,认为这类产品在京东也能有不错的销量,但在出版社那里可能会选择放弃,或只给一个较低的印量。经历了一年多的发展,杨海峰说,目前京东自有图书策划业务发展良性、健康,“我们不盲目以绝对的数量和数值急功近利地对待图书出版”。

    京东已经在低调地发展自有图书,上游出版社的日子受互联网等多方冲击也并不那么好过,为什么当当要在这时进入?张巍告诉记者,当当拿钱出来扶持这些策划人,是因为他们的生态和当当是在一个波段的,当当愿意花钱扶持他们。如果为了钱生钱,现在作为出版行业不见得是一个最赚钱的行业,当当完全可以干点别的。图书这个领域,毕竟是当当的根。在张巍看来,当当的规划是整个生态圈的规划,从这个角度就比较容易理解当当的创投行为,并不是简单为了抢人家的一点饭吃。而且当当不仅仅在往上游走,下游的动作也在继续,张巍现在不方便透露,有点类似于O2O的概念。

    采访中,张巍一直强调,当当自己并不生产内容,而是投资和投入管理行为,它只做内容的孵化器。当当提供的服务:一是钱,二是渠道,三是数据。张巍透露,目前当当已经招募了4个选题工作室,大概投资规模在3000万元~4000万元。这几个工作室有一定的选题策划能力,但短板就是发行渠道。张巍说,虽然当当不盲目追求规模一下全铺开,但是相对还是要追求速度和效益。当当希望在两至三年内,尽快将10个图书公司建立起来。

    今年下半年,京东会陆续推出京东商业出版系列“赢在京东”系列电商教程和更多文学阅读精品,版权引进的作品有《血海深仇》(暂定名)、罗马战士系列等。谈到竞争对手,杨海峰说,“我们始终认为,图书出版是既专业又需要时间和资源积累的文化创意产业,始终需要不断地学习、合作、创新,我们无法在整个流程中独立地完成一个项目。在出版过程中,我们会不断跟出版社同仁、作者、译者、阅读推广人、文学名家、评论人等沟通学习,以确保将最优水准的出版物奉献给读者”。

  出版者说

市场强调分工 资本不解决所有问题

□本报记者 刘蓓蓓

    从京东到当当,这次,出版人的态度已经从“狼来了”的惊呼,变为“与狼共舞”的淡定。

    专业人做专业事

    “从销售终端走向创意源头,这有什么不可以。”时代新媒体出版社总编辑李旭的这一观点,代表了不少出版人的看法。但他同时强调,专业的事要专业的人来做,当当可以利用资本优势,组建队伍介入,但是这的确需要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 在李旭看来,当当有数据、渠道、品牌、资本优势,做图书策划是互联网背景下的必然。不要说是当当,就是做钢铁、石油的,如果要做图书源头的创意制作,也是可以的,关键是发现和找到合适的优秀策划人。而且,根据自己掌握的海量数据向作者“定制”选题,这是一种趋势。

    “出版社毕竟经历了一个长期的积累,不会轻易地就被抢占资源。”中央编译出版社总编辑刘明清也认为,市场是强调分工的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的说法更为直接,优质的资源需要优质的人去操作,并不是用资本就可以解决的。资本能吸引到一部分人,但绝对不是顶尖的人才。如果原来的公司做得好好的,谁会把股份让给他们。需要钱的,有多少企业运作是良性循环的。电商出书,可以作为产品补充,但是不能作为重点,属于查遗补漏,专业的事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。

    担忧在所难免

    对于当当自主策划图书,刘明清其实更多担心的不是内容,而是发行。

    “对待自己的图书肯定和别人的不一样。”刘明清说,既然是自己前期介入,自己的公司,开发自有品种,当当肯定会在营销资源、页面广告上投入更多,有所倾斜。这就会对出版社在当当的图书发行造成一定的冲击。

    当当策划图书,对于出版社可能影响不大,但对于民营小书企来说,还是会有所震动。

    “他们对图书出版现状的冲击,能有一个小型洗牌的功能。其强有力的网络发行后盾和数据的支持,能够把图书内容策划的起步高度提升。”北京华文经典图书有限公司总编辑段洁认为,行业内人才的流动,会造成一些弱不禁风的小公司有致命的震动。毕竟市场竞争就是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弱肉强食。

  电商说

这只是一种投资行为
——对话当当网助理总裁张巍

□本报记者 刘蓓蓓

    当当如何投资出版公司,对于入股公司有什么具体要求,他们之间利益怎么分配?近日,当当网助理总裁、创投基金合伙人张巍接受了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的采访,坦诚回答了上述问题。

    只要控股就行

   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当当和入股图书公司如何合作?

    张巍:其实,我们并不是雇佣出版人来做当当的员工,而是双方合作,这是一个投资行为。理论上当当75%的股份,合作公司25%的股份。但有个前提,所有钱都是当当掏,资源也是当当给,合作公司只出人力。如果合作公司也掏了一部分钱,当当最低可以接受51%股份,只要控股就行。从投资行为理解,当当希望创业团队更投入、更靠谱,所以当当不接受兼职,必须是全职做这件事。而且当当这个孵化器的服务是全方位的,资源、流量、数据,甚至工位、人事招聘都可以提供,但是当然都要收费,从投资中扣。

    自有图书不“霸占”渠道资源

   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当当合作公司策划的图书,只能在当当渠道销售吗?

    张巍:我们不只当当这一个渠道,我们也在完善渠道,像地面店分销、网店分销等,当当可以提供全渠道。有些出版人觉得是不是跟当当合作就绑死了,这个书只能在当当上卖了,这是个误解。如果你需要更广阔的渠道,我们替你开拓。对于折扣,当当只是拿利润占股比例的分红,你的折扣都是你自己的事。毕竟当当只是一个渠道,你这个货发给我,我给你卖,卖不了我要退货,不是你印了多少,我全部照吃,风险是要你承担的。

   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当当发行会更向自有图书倾斜吗?

    张巍:确实自有图书会占据一部分资源,但我们做规划的时候一定不会让这部分资源占比超过他的销售占比。如果销售只是占2%,但是分了5%的资源,相当于完全向自有图书倾斜,这就有问题了,不能挤占原有的图书渠道资源。我们欢迎出版社在自有图书方面与当当合作,以前你没有机会得到资源的,通过跟我们合作,你就可以得到资源。

    正布局版权开发

   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当当对合作公司如何考核,出书量会有要求吗?

    张巍:求快容易在质量上出问题,当当希望孵化出来的书是有一定品质的书,而不是大量地铺品种。所以当当不要求,合作半年或一年内要铺到什么规模。我们会对每一个投资公司有业绩的要求,但这是两到三年,甚至更长时间的规划。

   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当当提供钱和资源,内容方面更多的是靠合作公司独立成长,两方再利益分红。除此之外,当当还能做些什么?

    张巍:其实我们正在布局另外一件事,因为是控股公司,所以我们倾向于能够拿到他整个的东西。过去当当只作为渠道,和出版商的合作,版权是在人家手里的,后续开发也都在人家手里。以后可能就不一样了。假如说合作公司没有那么强的IP运营能力,当当可以帮他实现后续价值的扩大,这也是当当创投平台能提供的很重要的服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当当也获取了更大的利益。

分享到: